提及慈善或慈善家,绝大多数人会自动与高尚、富有、尊敬这些印象挂钩,慈善从业者们或慈善家也难免不自觉沾染些道德优越感,这本质上和当官的不经意的权力优越感,富商不经意的资本优越感并无二致。即便近年来慈善界发生了不少丑闻,也并未影响越来越多人努力攀登这座道德高峰,甚至超越了他们对权力高峰和财富高峰的追求。

任何一项事业如果拥有了一层梦幻的魅力面纱,随着人们趋之若鹜的追捧,最终都难避免面纱揭开后的失落,因为想象中的仙女一定比真实世界的尤物更富有魅力。为了不让越来越多人因为自我设想的魅力,而对真实世界的慈善失望,我为大家呈现一个去魅后的慈善江湖,让你爱得更理性。就好比我今天要告诉你,你茶不思饭不想暗恋的那个女生,上次和我聊天时,放屁很臭还老扣鼻孔。

慈善最容易和哪个恶臭绑在一起呢?这个恶臭就是不义之财我给大家讲两个真实的故事,第一个就是四川省被枪毙的黑社会老大刘汉,被枪毙时的罪状堪称恶贯满盈、罪行滔天,黑社会、杀人、欺男霸女、开赌场、官商勾结、抢工程,绝对的黑权力滋长出了绝对的邪恶。按这逻辑,这刘汉挣的钱一定是非法收入,一定是不义之财。

我要跌大家眼镜的是,这刘汉却是中国慈善界最高荣誉:中华慈善奖的得主,被誉为四川首善。毫无疑问,刘汉捐了不少钱。刘汉被抓后,慈善行业也因此蒙羞。很多人批评慈善行业只认钱不认人,奚落慈善就是富人的妓女,有钱随便玩。

刘汉
 

慈善行业也觉得特别委屈,接受捐赠和颁发首善荣誉时,可能并不知这家伙是个黑社会大佬,或者即便隐约知道可能为不义之财,也可以自我安慰:人是有罪的,但钱又无罪,即便是不义之财,把它用来积德行善不更好嘛。

正是因为这样的托辞甚至正义凛然的理由,不少慈善从业者冒险与不义之财合作,一旦不义之财的罪行暴露,整个事业因此蒙羞根本原因是不义之财的归宿不是进慈善来帮助别人,而是当作非法收入被收缴。那些不法分子盘算着将不义之财捐赠的套路,来保全更多非法收入不被收缴,罪行不被惩罚。这注定是妄想。

而对于慈善行业的从业者来讲,一方面要求洁身自好、主动与不义之财保持距离,另一方面也增加了从业者的难度,需要他们有足够强大的背调能力和投入,去鉴别捐款是否为不义之财这实际上是非常困难的。正如一位知名的公益人接受了一家p2p公司董事长的捐赠,这家p2p公司董事长最终因犯罪被判刑,还需要偿还出借人们一大笔债务。这里产生一个重要难点,这笔不义之财的捐款是否该当作非法收入被追缴偿还出借人。

这里的基本正义是:不义之财的归宿理应是追缴,而不是慈善

我再讲第二个故事,和刘汉相似的情形,发生在民国时期的收租院主角刘文彩。尽管有些人在为刘文彩鸣不平,称他为当地捐学校、修路,还称其大善人。我想这些人要么是想彰显自己独立见解的高贵品质,要么就是真的坏。如果深度了解下刘文彩在当地欺男霸女、草菅人命、抢夺良家媳妇做其姨太等罪行,恐怕他捐再多学校也难抵其罪。

刘文彩

每个人的人性中都有善恶成分,当罪行可恕时,积极行善尚能抵消一部分恶业,重新做人。当罪不可恕时,就如刘汉、刘文彩之流,将再多的不义之财捐于慈善,也是无法抵消的回到我最想传递的观点:不义之财的正义归宿是追缴,而不是捐赠。

随着共同富裕、第三次分配等一系列促进慈善事业的利好政策出台,国家重拳打击非法收入,很大一批不义之财盘算着用慈善来洗白非法收入的身份,来保全更大的人身和非法收入安全,这也是多么好的一门生意。与其被国家立案追缴甚至判刑,不如主动捐赠说不定还能落个善终,这些算盘正在此起彼伏地呈现着。

当然,我并不是说绝大多数捐赠者的捐款都是不义之财,只是在当前的政治背景下,不义之财洗白的动机更加强烈。这对慈善机构的定力和能力都是巨大考验,并且无法保障万无一失,事后诸葛亮都是容易,提前研判和风险管理是难的。

这种情况下,慈善事业避免被不义之财的丑闻搞得身败名裂的最好办法就是:别把鸡蛋放一个篮子里,做好风险分配以富人、企业捐赠为主要形式的货币慈善,无法杜绝可能的不义之财危机。那么慈善事业需要开启另一个篮子,那就是平民善业,平民通过志愿服务、小额高频捐赠、互帮互助来构筑起慈善事业的另一支大腿

当货币慈善身陷不义之财洗白危机的时候,仍有平民善业撑住慈善事业的形象不至于坍塌,这样的未雨绸缪显得非常重要,我也清晰地感知到:一大批不义之财正快速奔着慈善而来,仿佛慈善成为了不义之财洗白避险最好的去处,慈善要把好这个关,关好这扇门。该让不义之财接受审判就理应被审判被追缴。

慈善不仅要成为合法捐赠的主渠道,更要避免成为不义之财洗白的主渠道。平民善业是整个慈善事业抵御危机的压舱石

古村之友汤敏

2021年9月8日

作者简介

 

汤敏

古村之友创始人/理事长

爱乡宝&善联网科技创始人/董事长

中国乡村振兴研究院副理事长

北京大学硕士、长江商学院EMBA

央视2020乡村振兴人物

建国70年北大70人,深圳鹏城慈善奖

“古村之友”全国古村落志愿者网络,简称“古村之友”,正式创立于2014年11月,是一个以古村保护活化为载体,以新乡贤工程为抓手,以乡土文化复兴和激活民间公益慈善土壤为目的的生态系统公益组织。研发与支持中心设于深圳市,为全国三十个省、近千个县市共计数万的古村落保护与活化志愿者社群搭建平台、研发模式,共同推动古村落的全面保护与活化。

 

爱乡宝是依托血缘、地缘等传统人情关系构建的熟人社区,是移动互联网时代下乡村文化互助项目资源平台,为每一个乡村建立起无门槛的自助机制,并以此沉淀乡村大数据、构建乡村亲情社交网络,从而解决乡村振兴经济、文化、社会全方位的综合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