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和国家极富魄力地将“共同富裕”作为国策旗帜鲜明地提出来,强调第三次分配的作用,用好公益慈善和道德自律的力量,激励先富起来的人带动还没富的人,甚至还贫穷的人。也听到来自各个方面不同的声音,也正是各种声音,不断修正这一政策越来越完善。

不少富人和企业家开始担忧甚至惶恐,认为这又是一次“打土豪、分田地”的前奏,富人的私有财产得不到保障,把富人创富的积极性伤害了,富人不再创造财富和就业,国家会陷入更大的贫困等等。当然也有不少富人认为,共同富裕是应该的,先富了应该为社会做更多贡献,甚至认为财富不是他们的人生追求,助人为乐、积德行善才是他们的人生追求。当然广大被帮助的待富人群还是反响积极的,更大多数的人应该是在保持观望,静待政策的进一步细化落实,进而做出他们的判断。

今天我想和大家一起探讨的是,富人为何要心甘情愿,积极主动地把资金和资源拿出来实现共同富裕?这背后应该是怎样的正向激励来保证这股志愿的动力不衰竭。哪怕是受益的待富人群如何心安理得地接受带动,共同富裕,真正有志气的待富人群应该也不能接受无缘无故的恩赐和均贫富,正所谓“无功不受禄”,得了好处丢了志气,培养出一群堕民懒汉,这应该也不是共同富裕设想的局面。

因此,共同富裕更应该是先富人群与待富人群的互帮互助,而不是一方对另一方的单向帮助。“来而不往,非礼也”,只有互帮互助才能让这份关系更加持久、紧密与和谐。富人让渡出了他们的核心资源财富,那么广大的待富人群可以让渡出什么资源,是富裕阶层用钱买不来却又特别渴望的呢?

这些问题正是我为本文提出共同治理观念的铺垫,我们国家是人民民主政体,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我国的根本政治制度。从责权利对等角度,先富人群履行带动后富人群的责任,后富人群履行艰苦奋斗,不给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拖后腿的责任同步是需要权力对等的保障,这也是我国社会治理现代化进程已然形成的共识。

共同富裕的要求倒逼了共同治理的兑现,共同富裕与共同治理成为了相辅相成的伴生体。只有共同富裕没有共同治理很可能将沦为暴力均贫富、道德绑架的新型打土豪分田地,只有共同治理没有共同富裕也将可能沦为吃大锅饭集体受穷的新型人民公社。时代走到今天,给了我们一次伟大的机会,当然也伴随着危机。切不能让共同富裕演变为美丽的陷阱。

举一个特别直观的例子,随着农村进城发展而先富的人群越来越多,无论是道德情感还是报恩故土的情结,越来越多的进城农民子弟会主动地为老家修路建桥捐钱,给乡镇母校捐资助学,这种先富带动后富的群众基础是广泛存在的,尤其是带动具有血缘、地缘、校缘情感的后富人群,也就是俗话讲的老乡帮老乡,校友帮校友。

但是一个不利于这种捐助行为的矛盾越来越突出,越来越多在外捐赠的老乡认为家乡村长甚至校长浪费了他们的爱心,甚至在各项公共事务中贪污腐败、违法乱纪阻碍了故乡和母校的发展。使得他们越是热爱家乡,就越恨之入骨,原本积极的捐赠行为变成了埋怨甚至对立情绪,不少人甚至直言:给老家捐钱就是被村干部、校领导拿去吃喝赌博了。

原因何在?可能村干部和校领导也觉得冤枉,他们并没有挥霍老乡的爱心。这里的根本症结不是个体的道德修养问题,而是共同治理机制的缺位。传统共富模式里只把这些进城老乡当成捐赠资源,并未当成治理资源,需要钱的时候去募资,但村庄各种重大公共事务的治理却将他们排除在外,致使这些热心家乡发展的乡贤的智慧和建议得不到充分表达,最终造成因爱生恨。根本原因不是爱心不够,而是治理缺位。

如何来构建共同富裕要求下的共同治理保障,这是这项事业的关键。我继续以一个村庄和学校为例,如何逐步开放村庄和学校的共同治理权给这些爱心老乡和校友,乡镇校方根据校友的热心程度遴选出校友理事会,校友理事会作为学校协商治理的主体,参与到母校发展的建言献策、资源筹集过程中去,一来更加深度地用好校友资源,二来也让校友在共同治理的过程中获得尊重与满足,这样的良性循环才得以形成。

这也是教育治理、村庄治理良性发展的逻辑闭环,学校的产品是校友,村庄的产品是老乡,当校友和老乡与故土、母校之间形成共同富裕、共同治理的双向闭环流动,补充现有自上而下单向治理格局的结构性缺陷,这项事业才能得以成功。举凡各类名校,无不如此。

这样的共同富裕和共同治理的伴生耦合关系,适用于各种组织群体,城市社区、乡村社区、学校、公司等等。我也一直认为,中国社会潜在最大的危机不来自于呈现出的贫富差距、阶层固化,而是深层的社会治理危机,社会治理的结构性缺陷是这些现象的根源。共同富裕的共识为共同治理格局的形成创造了伟大的契机,一大批协商共治平台应在共同富裕的要求下得到发展,为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打下坚实基础。我想这是我们制度的根本优越性所在。

所以,既要看到共同富裕,还要看到共同治理

古村之友汤敏

2021年8月25日


作者简介

汤敏

古村之友创始人/理事长

爱乡宝&善联网科技创始人/董事长

中国乡村振兴研究院副理事长

北京大学硕士、长江商学院EMBA

央视2020乡村振兴人物

建国70年北大70人,深圳鹏城慈善奖